职场南师 » 文章
启航人物风采——我的国考之路
2016年03月07日22:34   浏览:5983次  

1、启航封面.jpg

 很荣幸能够将自己在大学期间求职就业的故事跟大家做一个分享,也很感谢老师们对我的信任,希望我能带给同学们一些好的思考与启发。

姜文有句话:站着,把钱给赚了!说得很好,但是很难做。考大学时只要高分在手,天下我有。但找工作时就难了,因为很多时候面对社会,光有分数是不够的,所以就业又称“求”职。很多毕业季忙得焦头烂额的小伙伴们到最后只能无奈跪着把自己给签了。

而我想靠自己,理直气壮地赚一份好工作。

闾晓翔.jpg


运筹于四年之前

2011年6月,得知了高考成绩的我被父亲拉到书房:“儿子啊,今年英语这么简单,你还一如既往地正常发挥,一直考这么少也真是不容易啊。这么烂的英语,将来怎么找工作?”“避虚就实嘛!”我压根儿没想到那么远:“哎,老爸,我说这大学都还没着落,现在就谈工作太早了吧?再说了,找个不考英语的工作不就好了。”“但凡上点档次的工作,不管实际用不用得上,都会考英语,银行、国企、外企…个个都是。”父亲显得很无奈。“国考啊,考公务员跟老百姓打交道总不至于还要用洋文吧?”之前一直看报纸,我知道考公务员火得很,虽然不了解,但凭感觉它应该蛮适合我的。老爸一听,来劲了:“小子,想考不?明天我就帮你打听打听辅导班的事。”紧接着,《点燃激情、成就梦想》的动员大会就在我家轰轰烈烈地召开了。大会成功地唤起了我对国考的热情,我决心拿下国考。

三年磨一剑

我从大二寒假开始,就初步接触培训,学校组织的培训我更是上了两遍,每次都跟着一群报名后才匆匆参加培训的学长学姐们一起,诵读中国梦,狂做小学奥数。然而,须知功夫在平常,人生前20年间点滴积累的差距如今在分数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看着他们或是紧张忧虑或是佯装志在必得的样子,我百感交集,一方面庆幸自己未雨绸缪,至少比同等竞争者先行一步;另一方面又忧心忡忡,准备工作如此隆重夸张,倘若百密一疏,到时候惨遭淘汰,岂不是要令人崩溃。虽然有这样的隐忧,但准备工作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母亲更是在每年的暑假都安排我去国税、财政、住建等部门实习,让我提前感受工作的氛围。领导们也纷纷鼓励,这让我劲头更足。

坚定地走独立自主发展道路

火热的就业季终于来了,就在我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家庭内部却分了“主战”跟“主降”两派,主战派皆是精锐,只是人数偏少,一开始只有我一个,后来增加了中立派的父母。主降派是以我叔叔为首的一众亲友,声势浩大。他们的理由很简单:百里挑一的国家公务员工作不是你这只咸鱼能想的,必须要有备份。

叔叔是某国企的高管,大学选专业时就曾力主我学电力,被我婉拒,因为我觉得靠行政垄断赚钱算不得本事,况且我也是个文科生,虽然不懂物理,但却知道改革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与发展的硬道理。

这次又来了最高指示:放弃国考、考银行。

银行本身并不是一个差职业,但对我来说:其一,毫无准备,措手不及;其二,双线作战,精力不够;其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三年来,我夙兴夜寐都是冲着国考去的,现在已经站起跑线上了,突然塞我一乒乓球拍,让我去挑战张继科,打完累得够呛还得回来百米冲刺。这么搞,别说双冠王,怕是一个都保不住。况且,我只本科毕业,当5年柜员并不可怕,倒是吸储任务怕是难以达成。

但投降派自古以来都会讲大道理,从北宋商品经济萌芽时期开始出现飞钱和柜坊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与逐步瓦解,从美元霸主地位对卢布、日元、欧元的咄咄逼人到金砖五国设立开发银行抵抗美帝攻势的金融高边疆,坐而论道三小时,听得我一直惦记着打德国迪玛利亚能不能首发登场。“总之,就凭你,别说公务员考试,银行都难进,还是需要等我等来帮你策划一下,等你进了银行,我们再给你介绍几家大企业,跟人家感情联络好了,还愁吸储,包你一辈子无忧无虑,一年轻轻松松上百万。”最后一席话吓得本就是元神出窍的我魂飞魄散,几近诈尸。

我心里默默的反驳如下:

第一:国考虽然难考,但我三年精心准备也不是银抢蜡烛头,无数个夜晚披星戴月与行测题相伴,只有刷过上万的题,我才敢理直气壮地说:舍我其谁!

第二:都说晚清政府昏庸,可人家组建的新军也好歹真刀真枪地跟鬼子干过几场,这边刚有人在我耳边嘀咕几句,我就不发一炮,缴枪投降,愧对自己不谈,又有何面目去见三年来为我买单培训费的父母?

第三:一众莘莘银行人,天下谁人不识君!还好我读书多,还不至于被轻轻松松年薪百万之类的传销术语给蒙蔽,至于约几个大企业老总在酒桌上推杯换盏来几句不痛不痒的:“有机会一起发财”、“拜托你月底存点钱给我”还不如去看肥皂剧,那个演得更好。

第四:如此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第五:也许我顽固,任性,但我对事不对人,叔叔从小看着我长大,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理解叔叔的一片好心,但我也想证明自己,昔日吴下阿蒙今天也具刘郎才气,应该刮目相待了。因为我对国考有独到的见解;我对自己有深刻的认识;我用科学、正确的方法去备战国考,如今已然走在众人前列。为何不能让我放手一搏,不依赖任何人,堂堂正正的,在全国最高等级、最严肃、最正规的考试中像个男子汉一样去战斗,站着,把自己的命运把握住!

可我最终并没有说出口,我只是礼貌地笑笑,然后给叔叔递上一杯水润润喉。

战略转移不是逃跑

长征固然伟大,更为伟大的是我党万千将士在面对坚守还是撤退的两难抉择时的那份勇气。

为人父母,自然希望子女坐拥无数offer万千宠爱于一身,于是,保研、考研、考银行、考公务员、考企业…一个也不能少。可能吗?当然!的确有一个都捞不到的可能。

叔叔也是如此迫切地希望能够拥有无限可能,我们曾达成口头协定:“先考银行、再考国考,两者都中选国考,两者皆失去企业”。连老美都同时打不起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更何况我。必然需要痛下决心,临场决断,有所取舍,这正是一个公务人员应有的秉性,因此我压根儿就没花心思去考银行,无的放矢地考了一场便算是应付了差事,其他时间全部用来打磨国考的利刃。终于,在2014年11月30日,我一击必杀,以比第二名多十分的成绩成功拿下笔试。最终获得笔试、面试双第一。

勇气在呼唤勇士

回顾整件事的始末,提前准备,敢于放弃与充满勇气至关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时刻充满勇气,勇于面对挑战、勇于放弃、勇于挑战权威、勇于相信自己。我也知道,国考结束,这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未来的道路依旧艰辛。少年,站直了身子,再出发!